第670章 腹黑九千岁的掌心娇5

看着自家夫人狐疑的眼神,离爵嘴角抽了抽,赶紧道:“没有的,我哪里有什么把柄啊。”

“那为什么那个宴辞,说得如此笃定?”

“……”

离爵沉默了良久,最后还是开口道:“一切都等明天的时候,看看宴辞怎么说吧。”

东方嫣然:“我不管,总归我就婠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你可不能把她给随便许人了。”

离沧不忘记在旁边补刀,“更不能许给太监!”

其实离爵隐约地知道宴辞要如何说服自己了,实际上,倘若宴辞不是太监,他跟婠婠倒也是相配的啊!

不不不,就算是相配,作为老父亲的离爵,还是不想要让女儿轻易嫁人……

离晚意知道父母兄长们为了自己要出嫁的事情,费尽心思,她特意煮了一些清爽的绿豆银耳羹,给家人们端了过来。

而容城王府众人在见到她的时候,顿时都十分默契地不再提起宴辞的事情了。

离晚意其实正是来听他们说这些事情的,她知道二哥三哥刚从都督府回来。

“要不,你们还是跟我说说那个九千岁吧?”离晚意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那宴辞,十分好奇。

莫名地想要了解得更多。

可她的话音刚落,容城王府众人面面相觑,由离沧起了一个头,“那宴辞最是阴险狡诈了,最重要的是他可是一个太监啊!我听闻有一些太监,娶妻后房中事十分变……哎哟!”

他话没说完,就被离瑾给踹了一脚。

离瑾温和地看向妹妹,“婠婠,宴辞是如今陛下的爪牙,陛下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比如抄家暗杀灭口之类的事情,都让宴辞去做。哦对了,他还是如今大理寺跟吏部的主使人,被他审讯过的犯人,都生不如死。”

离昀无奈地看了看两个弟弟,他轻声道:“婠婠你到也不用害怕,他手段狠辣,只是对待敌人,不是对自己人。宴辞没有家人,但是他对自己的手下心腹还是很好的。”

这句评价算是很中肯了。

离沧却在旁边哼了一声,“那前提得看,他有没有把婠婠当自己人啊。”

一旦当了自己人,自然会庇护。

倘若没有当的话,啧啧。

离晚意越听他们说的,越是有一些害怕,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的好奇却越了越浓郁了。

她喃喃道:“那他为什么要抢我的绣球呢?如果是意外接到了,还给我就行了啊。”

东方嫣然把女儿揽入怀中,“肯定是因为我家婠婠漂亮啊,你这样好,肯定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不是君子,是太监!”离沧十分坚决地补了一句。

离晚意:“……”

家人的统一意见,自然是不同意她嫁,离晚意听了半天,最后心情更是复杂。

她回到了自己的闺房,看着熟悉的摆设,不知道为什么,却萌生一种陌生感。

好生奇怪,自己住了十几年的地方,怎么会有陌生感呢?

离晚意心情比较乱,没有睡意,所以沐浴更衣过后,她会依靠在软塌上看着医书,除了医书外,她还喜欢看游记。

虽然自己是深宅大家闺秀,但其实离晚意却一直有一个愿望,想要走遍大周山河。

突然案几上的烛光跳跃了一下,然后瞬间灭掉,只有外间的桌子上的蜡烛还亮着,这也让离晚意看不下去医书了。

难道是窗户没有关好,风吹灭了蜡烛?

因为太晚了,她就没让侍女们伺候,让她们都下去了,离晚意来到窗前,决定自己把窗户给关上。

不过她刚靠近窗户,闻到了一股若有似无的檀香,离晚意心中咯噔一下,快速地后退,但有一只手却快速地揽住了她的腰!

她想起来了,这种檀香在哪里闻过!

“鼎鼎大名的九千岁,经常夜袭姑娘的闺房,所以才会如此有经验吗?”

离晚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身子下意识颤抖了一下,她并不是害怕对方,而是有一些生气。

虽然她也无法理解,自己为何第一反应是生气,还是这种……有一些醋意的生气?

身后传来男人低醇的笑声,热气扑到了她耳朵那。

“没有经常,这是第一次,若有哪里唐突了郡主,还请指正,下次宴某必然会改正。”

离晚意嘴角一抽,这人有毛病吧,还有下次?

她拧了拧眉,“你来到底是要做什么?”

宴辞:“郡主已经知道了,我明日会上门来说服王爷王妃,同意将你嫁给我,所以想要来问问,郡主喜欢什么,明日我给你带来。”

离晚意:“我喜欢什么,你就给带来什么么?”

宴辞:“对。”

离晚意感觉这人可真是大言不惭,她冷哼,刚要开口说一个难以实现的礼物,突然一根手指却抵在了自己的唇角。

“你!”

“嘘,有人来了。”

宴辞一个旋身,就揽着离晚意躺在了榻上,同时将四周的窗幔散落开来,遮挡住了一切。

药香跟檀香,纠缠了起来。

离晚意感觉自己的腰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后知后觉好像那是宴辞手腕上的佛珠?

侍女掌着灯,从外边走进来,担忧道:“郡主,蜡烛突然灭了,需要奴婢帮您重新点燃吗?”

此时灯光昏暗,所以才看不清楚床榻上的光景。

离晚意的俏脸爆红,她微抿嘴角,“不,不必了,正好我也要休息了,你们都退下吧。”

“是。”侍女们齐声应到,然后掌着灯都离开了,还体贴地关上了门。

离晚意发现她们没有发现,松了一口气。

不过随后想到了此时俩人的姿势,顿时用力挣扎了起来,“宴辞,你快点放开我!”

自己可是还未出嫁,怎能与男人这样暧昧亲密?

宴辞发现怀中人儿娇嗔愤怒的模样,心蓦然漏了半拍。

他今日来,其实是想要跟郡主谈一谈交易的,可谁想到,交易还没有开始谈,俩人却已经都到了榻上?

但是不得不说,宴辞莫名地喜欢此时的温香软玉。

可‘温香软玉’可是有爪子的。

离晚意见挣脱不开,一口咬在了宴辞的手臂上!

(这是最后一个番外了,算是一场梦,弥补了都督跟婠婠的遗憾,纯是甜甜的恋爱番,不喜欢的可以期待一下新书哈,笔芯~)

推荐阅读:

消失的画中人 星河圣朝 庶女狂妃 万古帝婿 八零神医小辣妻 我的金手指像个智障 设计死亡 都市至尊医婿 赵无疆轩辕靖独孤明玥夜行书生 洛清欢君九离 从挑战好声音开始成为顶流 悠闲兽世:兽夫快到碗里来 桃源妖孽小神医 武术巨星 极上武皇 剑观山河 梦魇之召唤师传奇 报告尉少,你老婆找上门了 烽烟 杨凌晨东方云冰屌丝哥 赛尔号巅峰之战 丹体 球场至尊 贴身保安 逆天重修 星神域 无限之寻生 陆长生厉飞羽仙子下地狱 姑娘美且甜 太古元尊 夫人要离婚,偏执薄总秒变忠犬 超能神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