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狐月哥哥?你也配?

放眼望去,周围一切纷纷化为灰烬,一道巨大龙印深深印在地面之上,看起来格外的触目惊心。

雷龙左手,一击,威力可见一斑,不过倒是有一样东西并没有毁灭,命轮,武者命轮本就坚硬,更何况对方还是化海五重的强者,自然没有随他毁灭。

苏牧屈指一点,当场就吞噬炼化,他可不会浪费这好东西,一瞬间,体内真元疯狂涌动,朝着四面八方冲去,一道白色光柱灌顶,眼眸一睁,浑身气息猛地一颤。

真元四重!

一个化海五重命轮让他一举突破,当然,他原本境界就在真元二重到三重之间,吞噬了屠玄命轮之后,突破自然水到渠成,以前在凝气境的时候他就可以越级战斗,现在他的水平,单凭肉身就可以和真元五重抗衡,若是对上真元六重用一些神通可战胜,不过要是对上一些真元七重甚至更高的的武修的话,恐怕就要动用天地一剑了,还不一定肯定能胜,三宗会武上那些选手个个都有真元巅峰实力,天赋都很强他还需要努力变得更加强大才行。

眼眸微微闪烁,脸上透着一抹坚定,三宗会武,这关系到青宗存亡,无论如何,他都会兑现承诺,第一,只属于青宗。

就在此时,苏牧突然发现居然还有一样东西没有随屠玄消失,那是一枚金色令牌,背后雕刻着天商二字,正面刻着一个玄,很显然,这是天商拍卖行的信物。

“这东西或许有用。”

苏牧暗暗点头,随即将其收起,目光朝四处望去,不禁眉头一皱,因为屠玄的追杀,他在森林里一路逃跑,现在倒是偏离了本来线路。

“嗯?”

就在他思索哪里才是正确方向的时候,他的感觉何其敏锐,突然听到远处有几道声音传入耳中,身躯一动,朝着那边而去,在那里,他或许能打听到走出森林的方法。

“渍渍,这小狐狸长得可真诱人啊。”

“大哥,早就听说狐族女人血脉很特别,如果和她们结合,不但会强大自身,还有可能让咱们血脉发生异变,咱们这次运气可真好,外出找吃的居然碰到个狐族女人,而且,还是个纯情少女。”

一阵阵淫笑声传来。

一处石壁前,三个人身狼头的妖兽将一名美丽少女围在中间,嘴角不约而同的挂着邪恶笑容。

那少女拥有绝美的容颜,盈盈一握的动人身材,浑身的肌肤晶莹剔透,要是平日,可以想象她的一举一动无疑是优雅美妙,不过此刻星辰美眸内满是泪花,娇躯紧紧蜷缩在一起,在她身后,一条狐狸尾巴压在身下,她名狐月,因为血脉和容貌关系,她们经常会特别受到人类和其他族群的关注,正是如此,她们生活得非常隐匿,几乎从不外出,不过今日是她祖母的祭日,她本想着出门给祖母采摘几朵生前最喜欢的花,未曾想就被这几个狼人给碰上了。

三头狼人望着狐月哽咽的样子,一个个更是心跳加速,这梨花带雨的模样,更让他们血脉沸腾。

“小妞,你放心好了,我们可舍不得要你的命,因为,我们还要把你带回狼人族,从此让你好好为我们服务。”

一道猖狂笑声传出,一瞬间,狐月吓得更是花容失色,她能够想象,她后半生将会有多么凄惨,眼下她就元妖一重修为,这三个家伙都是三重,她该怎么办?事到如今,可能也只有一条路了,想到这里,她脸上浮现一抹异样,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这群家伙得逞。

“你该不会想寻死吧?”

一头狼人看着她神色,嘴角突然发出一道声音。

“你要是敢自尽,我们就把你扒光了再享受,而且,享用完了还要把你尸体挂在树上,让每一个路过的妖兽都来参观,要知道,狐族女人的身体可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你说好不好?”

“你们无耻,畜生.....”

狐月顿时气得银牙狠狠一咬,目光死死瞪着这三个家伙,想不到对方居然这么恶毒,真是恶心至极。

“大哥,别浪费时间了,万一待会有狮人族的路过,这小妞可就不是咱们的了。”

一头身材高大狼人点点头,确实,这片地域最强大的族群就是狮人族,他们首领可是相当于人类化海一重,平日他们见到也是躲得远远的。

脚下一动,三道身影顿时更加靠近狐月,在狐月的惨叫中,嗤啦一声,上半身衣袖顿时被狠狠撕开,白皙肌肤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咕隆!

三头狼人顿时忍不住猛地咽了一口口水,美,太美了,如果用人类的词来形容,光滑如玉,弹指可破。

狐月娇躯被紧紧包围,只能拼命用手将自己胸前春光遮挡着,可这似乎更像是一道催化剂,让三人更加疯狂,想要伸手探寻那丰满沟壑内到底是何种感觉。

一头狼人目光一狠,直接将她手臂狠狠拽开。

不.....

狐月内心只感觉这下完了,今日恐怕要被三个畜生给玷污了,不过就在此时,她突然发现抓住自己手臂的那条手臂突然不动了。

嗯?

她下意识朝旁边一看,一道惨叫声顿时暴怒而出。

是谁?

只见那头狼人左手捂着右臂,一道狼吼朝周围暴走,那条原本抓住狐月的手早已不知去向,鲜血直接流了一地。

剩下两头狼人也是目光一怔,发生了什么?他们甚至连谁出手都没看到,自己这边的人一条手臂就没了?

“别找了,我在这里。”

一道淡淡声音传出,苏牧背负双手,从天而降,黑发无风自动,宛若一柄利剑,静静立在前方。

“人类?”

三头狼人互相对视一眼,一个个很是意外,他们想不到在这偏僻一角居然能遇到一个人类。

“小子,找死是不是?我们族群就在附近,你胆敢伤我?”

那断臂狼人咬着牙狠狠瞪着苏牧,虽然他们是妖兽,可也不傻,对方一击就能斩他手臂,这说明什么?对方实力绝对比他们要高。

嗤嗤!

一道剑芒闪过,没有华丽的招式,也没有和他们废话,苏牧单纯的就只是手臂朝前一划。

那三头狼人一个个顿时面露不解,这是干什么?难道那人类手臂就那么一挥就想杀了他们不成?

就在他们以手挠头的时候,一个个脸色陡然巨变,因为他们赫然发现自己手臂居然统统没了,那一招,太快,快到自己血管直接被封住,到现在才反应过来,惨叫,三道惨叫声顿时响彻这片地域。

“现在,我是找死吗?”

脚下一动,苏牧身躯如电,径直来到三头妖兽前。

望着那凌厉眼神,三头妖狼直感觉内心一阵崩溃,这眼神就像雷神灭世,要摧毁一切,一瞬间,体内轰然一声,雷电入体,他们的声音戛然而止,一个个眼神临死睁得巨大,瞳孔内部,好像被雷击一般四分五裂,唯一残留的意识在说着一句同样的话,好狠的人。

噗通!

三具身体当场倒下,从苏牧出场不过数秒钟,战斗结束。

狐月顿时小嘴长得巨大,望着眼前人类,黑发飘扬,面孔俊逸,神态潇洒霸道,最特别是那双眼神,凌厉又不失温情,一瞬间,不禁内心砰砰直跳,俏脸瞬间通红,不过下一秒,她突然意识到什么,因为惊讶,双手不自觉捂在嘴上,一瞬间,春光外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对方面前,更让她无地自容的是,那个人类好像也呆住了,一直在看她,这更让她羞得无地自容。

苏牧轻咳一声,有些尴尬,毕竟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美妙景色,难免有些愣神,屈指一弹,一件衣袍裹在对方身上,不过即便如此,那完美娇躯依然无法遮掩。

一番交流,狐月知道眼前这个人类叫苏牧,是个历练的散修,因为迷路碰巧来到这里。

“恩人,你要是迷路的话我们狐族有一位老人,他应该能帮你,你就跟我回去吧,正好我还要感谢感谢你,要不是你,我可就惨了。”

狐月小手紧紧抓着那件衣袍,仿佛生怕苏牧跑了一般,美眸扑闪扑闪的,看着格外动人。

“也好。”

苏牧点点头,要是靠自己,他还不知道要花费多久才能走出这片森林。

一路无语,时而狐月会偷偷朝苏牧看上一眼,不禁脸上微微有些发热。

曲曲折折,这路途走得很是艰难,不过苏牧对此倒并不觉得奇怪,他听说过不少妖兽传闻,特别是狐族,为了生存,他们的部落自然不会轻易被找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在穿过一条幽暗洞穴后,苏牧眼前豁然开朗,茂密的灌木,高耸的古树,错落有致的小木屋,一条小溪穿流而过,还有几只未成年小狐狸游戏玩耍,这里就像是世外桃源一般,处处透着安宁气息。

“这里风景倒是不错。”

感受着周围气息,苏牧觉得内心都彻底放松下来。

对于苏牧的赞美,狐月十分满意,小脚一动,迫不及待拉着苏牧朝部落中而去。

不过就在他们刚踏入门口的时候,一道冷喝声陡然传来。

“站住!”

只见一名狐族男子带着几人走了出来,不过不同于狐月,他的脸上带着一股莫名阴冷,此刻正狠狠看着两人,确切的说,是看着苏牧。

“哥,正好你来了,这是苏牧,我刚才.....”

闭嘴!

狐月后面话还没说完,一道声音顿时打断她。

“狐月,难道你不知道咱们狐族规矩?你居然敢把一个人类带到咱们领地,等他出去后,岂不是要带着一帮人来猎杀我们,你有考虑过这后果吗?”

话毕,周围那些狐族一个个看着苏牧也是面露不善,不过很明显的是,当看向那开口男子的时候一个个神情变得格外尊敬,不为别的,老族长刚刚去世,这是他们的新首领,狐绝,元妖五重修为。

听到对方话,苏牧内心顿时冷哼一声,不过他并未开口,也没有行动,他倒想看看对方究竟要如何。

“苏牧他绝不是那种人,他对狐族没有恶意,他不过碰巧路过这里,想要问问路而已。”

狐月脸上有些焦急,她可不想因为自己让苏牧被狐族针对。

“人类可是很狡猾的,他不过看你长得好看,想趁机靠近你然后夺取你身上的血脉而已,你被他骗了还不知道,你怎么这么傻?”

有一名狐族男子看起来似乎地位不低,出声喝道。

望着周围那一个个冰冷目光,狐月直感觉她的心好痛,比被冤枉的苏牧还痛。

“不,你们都错怪他了,刚才要不是苏牧,我就被几个狼人族害了,多亏了他我才能平安回来,我们狐族虽然实力不强,可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你们觉得这样对他公平吗?”

狐月的声音甚至开始带着哭腔,她不理解,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那个人是我哥,现在的狐族首领。”

感受着苏牧目光,狐月小声说着,她更加觉得有些愧对苏牧。

苏牧摇头,这狐月还真是个纯真少女,她心中这么想,可别人并不这么认为,相反,甚至反咬你一口,现在不就是吗?这就是人性。

“狐月,狼人族,你知道我得花费多少东西去安慰那群家伙吗?你私自出门,招惹狼人族,还带回一个人类,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我宣布,从今日起,你不得出门半步。”

狐绝一脸冷淡,脸上毫无表情,冷冷说道。

“不,为什么?”

狐月顿时身躯一软,这是为什么?

“难道你不知道咱们狐族现在处境?老族长刚刚去世,现在不知道有多少族群想要吞并咱们,不过还好狮人族不介意,我准备明日就把你送给狮人族首领,这样一来,咱们狐族就可以平安无事了。”

听到这里,狐月神色彻底变了,他刚说什么?把她献给狮人族?那可是她哥哥啊,虽然只有一点微弱血脉关系,可他居然要把自己献给狮人族。

“不!我不要!”

一道惨叫声传出,狐月哭了,哭得很是伤心,狮人族那是什么地方?一个个凶神恶煞不说,听说他们的人还非常恶心变态,喜欢虐待凌辱女子,她去的话,岂不是羊入虎口?

“你不同意也不行,因为我已经答应对方了,来人,把她给我带下去。”

狐绝嘴角一哼,手臂一挥,直接打断了狐月还想反抗的念头。

“慢着!”

就在几个手下准备将狐月擒住的时候,一道声音陡然响起,苏牧身躯往前一站,径直来到狐月近前,望着少女泣不成声的模样,他感同身受,这样如此善良的女子居然要被如此对待,一瞬间,他手臂轻轻抚摸着对方额头,一道声音缓缓传出。

“今日,谁也动不了你。”

这声音,很轻,但是很温柔,那背影如同一道山岳,稳稳护在身前,狐月哭了,这一次,不是刚才的痛苦,是感激,还有内疚,她把苏牧带到这里,本想感谢,没想到的是居然连累了他,今日他想要离开恐怕也不太容易了,自己那个哥哥可是元妖五重修为,这里又是狐族领地,有不少元妖低级的妖兽,苏牧他能安全离开吗?

“大胆!”

狐绝望着苏牧动作,脸色顿时难看。

“狐月,你看到了吧?这家伙分明就是贪图你的美色,你还觉得他是好人吗?”

苏牧额头下,脸色终于变了,他本就是来问个路,不想在别人领地大动干戈,可没想到居然遇到这么恶心的家伙,现在他不动也不行了,他做人不希望因为自己而让狐月受到牵连。

“砰!”

一瞬间,他的身影宛若一抹闪电直接出现在狐绝面前。

“你......”

狐绝脸色陡然一变,怎么回事?好快的速度,他下意识就知道对方想要干什么,双臂猛地朝前挥出,可惜没用,一拳落下,比他的手更快,直接轰到他腹部上。

砰!

一瞬间,狐绝直感觉五脏六腑在剧烈翻滚,那里,仿佛有雷电在猛烈撕扯着,原本寒冷的脸上瞬间变得格外扭曲,区区一个人类,居然胆敢在他的地盘对他出手,他气急之下就要让周围的人动手。

不过就在此刻,他的嘴巴突然不动了,声音直接咽了回去,因为他的眼神被一道死亡瞳孔盯上了,那双眼眸,冷,带着冷酷,带着杀伐,宛若死神镰刀悬在他的心头,随时就要落下。

“狐月哥哥?你也配?”

一道声音冷冷吐出,苏牧直接捏住对方脖子,狠狠提溜起来。

周围的人刚才并不是不想动,而是早已被这雷霆一击震得完全呆住,他们的族长,元妖五重,如此不堪一击?

狐月神色也是一愣,苏牧,这么强?

推荐阅读:

参加省钱综艺,我靠抠门爆红全网 大吉大利:鲜肉老公好凶猛 三无产品:单亲妈妈逆袭 伊瓦诺达 小萝莉 这个武圣只想当官 你不知道的事 病弱美人替弟出嫁后怀崽了 报告陛下世子殿下又在作死了徐安 被扔狼窝!崽崽手握空间度灾年白桃甜粥 魔女纪元 我,毛团,凶的很![快穿] 木叶之影流 农家娇女有点泉 万界至尊大领主 深渊第一神 异世之仙途 战锤:零号原体 囚仙问道 矿区风流 奇迹之圣王天下 深海空间 灵犀戒 首富悍妻有空间 我是魔道之主 意甲中国豪门 最强武馆系统 沧泱尘 我在封神后化形许尘秦泽 我会读心术 魂兽咆哮 撒娇BOSS追妻36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