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装傻子

“好,从今日开始,你便是金元宗的外名弟子,这是你的身份铭牌你且收好。”

说着姜老递过去一块,似木非木似玉非玉的令牌。

“等过了秋猎之后,便是宗门收人的日子,到时候我再带你回宗登记。”

梁博小心收好铭牌,中心一阵激动,我这算是跨出修仙的第一步了。

“至于我身后的藏书楼里,我有必要和你说明下。”

姜老娓娓道来,原来这藏书楼只有二层,一层皆是从各处搜来的丹药,符箓,草木等入门知识的拓本,而二层才是真正的功法存放处。

当然此处的藏书楼也是比不得宗门的收录,这里收录的都是些面向外门弟子淬体期的功法。

得了姜老的指点,梁博施施然的直径往二楼行去。过了一道结界,怀中的铭牌闪过淡淡的荧光。梁博心里一阵后怕,幸好那夜没有贸然闯入这藏书楼,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二楼并没有想想中的那么大,面前就一个案几,上面摆着数个玉简。

看着寥寥无几的数枚玉简,梁博虽没有吃过猪肉,但也算是看过猪跑的人。

他随手拿起拿起一个,置于额头,只觉玉简中的信息纷至沓来。

“无炁锻体”

“嗯!一部炼体的功法。”梁博随手放下,又拿起一个玉简“金元剑诀”。

“看来这部是金元宗的主流功法了。”梁博自言自语道。

随后它将所有的法诀一一过目,沉思起来。

时间太紧,修炼也不能一口吃成胖子。要想在秋猎中展露头脚似乎是不太可能了,谁知道自己的大哥和二哥会下什么套子。

首要做的是防守,可眼前的功法中有内练有外练。如何选择?

梁博定了定神,拿起了那部无炁锻体。

既然内练需要时间,那外功总会有立竿见影的成效。

出了藏书楼的门,姜老仍在假寐打坐,头也不回的道:“你可选好了?无炁锻体并不是我们金元宗的正统功法,它只是部无名的横练法诀你要想好啊!”

他怎么知道我拿的是那部功法?梁博心中暗惊,难道我方才上楼一切的动静都在他的掌控之下嘛?

梁博还没有回答,姜老又接叹道:“也没关系,反正回了宗门你再换也行,去吧!如果有什么不懂可以直接来问我,但是这有个条件。”

梁博一愣:“什么条件!”

“一个问题一坛问仙楼的墨宝丰。”说着姜老抽了抽鼻子。

“多谢姜老提点,小子记得。”

回了自己的柴房,还没等吴娘叫住,便迫不及待的告罪一声,钻进自己的房间研究起那部“无炁锻体”。

“无炁,乃直授于先天自然大道,贯通于天魂,地魂,人魂三法……”

法诀通篇也就聊聊数百字,看的梁博一阵头大。这怎么练,不说字字珠玑,可那也是相当的拗口难懂。梁博长长一叹,收了玉简,摸到从李管家手上顺来的那袋银子,心里一动。

一直考虑仙法,怎么忘记可以先去置办一些装备。

出了梁王府便是一处城镇,镇子不大皆是依附梁王府而建,房屋古色古香,鳞次栉比。纵横有四个出入口,每个出入口都竖着可通车马的牌坊,上书霖乌镇。

梁博站在府门口,有些摸不着头脑。

“哎哟!这不是三弟嘛!你看这是几,答对了我给你买糖吃!”

梁博眉头微皱,来人正是自己的二哥梁平,只见他竖起两根手指头在自己眼前晃动。记忆中这人和大哥梁安经常结伴出入,狼狈为奸,是这霖乌镇上出了名的纨绔子弟。

“二弟你说的什么话,来来,到大哥这儿来,大哥直接带你去买。上次你亲了那小姐姐大哥答应你了的,你忘记了?”

却见梁安,慢悠悠的从门后晃出向他招了招手。

是不是傻府里早就传的沸沸扬扬,梁博也是听出了这二人的意思,他们是在试探,试探是真傻还是假傻。

梁博心生一计,装傻。

发癫式的跑去揪着大哥梁安的衣袖,吵嚷着:“我不依,大哥没良心不帮我,那小姐姐凶还打我,我要换个我不要糖。”

二人皆是楞在当场,他们都不是说他不傻吗?难道那李管家也骗我们?也不对,以前傻是连话都讲不成连贯的,难道他时好时坏?

梁安和梁平对视一眼,会心一笑。

“呜呜...呲——”

梁博不依不饶,假意揪着起他的衣服一把鼻涕一把泪。看的梁平连连作呕,只见一坨青色的鼻涕直接抹在梁安的衣袖上。

“买买买,大哥弥补你,你说买什么就买什么。”梁安恶心道。

“好好好!”

梁博手舞足蹈,沿街的商贩却是指指点点。

“造孽啊!这两个祸害又骗他兄弟了。”

“听说上次还差点被他们兄弟给害死,为了分封是真往火里推啊!”

“嘘...小声点”

梁安和梁平听到街坊的议论神色一红一白,忙将他拉走,快步走开。行了一个街口,才放慢脚步回头道:“三弟要大哥弥补你什么,糖葫芦还是面人?”

梁安拍拍胸脯豪气的说道,梁博却心有怒意,原来自己的命就值几串糖葫芦。

梁博故作思考,一惊一乍道:“我要那日打我那个人的剑,喔——唰唰——唰!”一边说一边兴奋的比划道。

梁安听的眼角狂跳,梁平也是一愣。这傻子什么时候转型了?也不对,傻子有时候就小孩的脾气,见人在拉屎,他也会蹲上去试试,许是这样,二人也并未放在心上。

“买嘛!买嘛!你们答应过的...”

梁博继续做呕,抓起二人衣角当街撒娇。

“买买买,大哥给你买,老二走走走...前面带路。”

梁安看不下去,也拗不下去,只好联袂往那铁匠铺行去。

霖乌镇就一个铁匠铺,也是五府四家陈家的产业,名曰“锦云锻庄”。

店铺门口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老板来把木剑。”梁平一股子纨绔作风敲的兵器架子叮当作响。

“哎呀呀!是安公子和平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一人掌柜模样的连忙作揖陪笑道。

“哪那么多屁话叫你去拿把木剑。”梁安也是叫嚣道。

“我这店都是...,是是是...”

掌柜也是无奈忙叫下人去取了一把恭敬的递上:“安公子,您看看,此剑柳木精雕,是底下学徒...”

“起开起开,就你话多。”梁平一把推开掌柜,对梁博笑道:“三弟你看看这剑好的,试试...”

梁博心中一阵恶寒,木剑就把我打发了?还真当我傻子了,当下耍起性子。

“不对,不对...这剑不对!”

“啪”

梁博两手一用力,木剑折成两半。

“不是这把嘛,我要一模一样的!”

梁博索性演戏演到底,坐地上哭闹不依。

梁安和梁平二人四目相对,本想着试探试探是不是真傻,没想到这好像摊上事了。

“那个谁,来来来,换个结实的...”梁安有些无奈叫住掌柜。

掌柜也是满头大汗,这二人来此就是胡闹嘛!若换做旁人肯定早就轰出店门了,无奈这二人是梁府公子没得办法。

命店员又去取了把铁剑,恭敬的奉上:“安公子这把...”

还没等梁安过手,梁博一把夺过,手中暗聚力量。

“嘣”

铁剑也是嘣成两节。

“也不是这把嘛!你们骗我,都骗我。”

梁博又是哭闹,这可看傻二人,店内买家也是围过来看热闹嫌事不够大。

梁安梁平二人脸一阵红一阵白,二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定下一计。

“哎哟,肚子疼肚子疼,二弟你照顾下三弟,钱算在我账上。”梁安使了一计屎遁。

“哎!大哥我尿急啊!这样掌柜的我三弟随他挑到时候算我账上,我和大哥先去,先去啊!”梁平使了一计尿遁。

两人联袂,逃也似的跑了,梁博坐在地上嘴角露出了笑容。

推荐阅读:

仙子妄想占有我 养老后被迫震撼武林 火影:开局交易诸天 神秘复苏之奈何桥 穿书后那个恋爱脑男配看上我了 我,有十八根触手,喜欢GIN 穿成炮灰女配爆红婚恋综艺 断绝关系,我真的不在乎你们! 人在北美,我用道法驱魔 少年特工王 我有一个秀才网友 NBA:巅峰詹杜库,成乔丹宿敌 全球高武,我从婴儿开始进化 半岛蝉鸣日记 被她们当成魅魔了怎么办 仙集 签到失败365天,我全球大佬 血海修罗道 穿成种田文炮灰我和女儿们开大了 官途:从遇到绝色女领导开始 诡道世界原住民[基建] 总有正派想让我伏诛 四合院:我还没出手你们就倒下了 仙子,逼我吃软饭是吧 重生六零:小知青带着空间爽爆了 山村小刁民 转生哥布林,但母亲是白毛精灵? 从熔炼血脉开始成齐天大圣 斗罗:从星罗大陆开始毁灭世界? [综英美]小学生韦恩 奥特:双对比,这个迪迦太超标! 仙侠入侵?入侵仙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