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东篱坊市

东篱坊市,位于烈血荒原两百里开外的交易坊市,约莫在数千年前,此地还是一处人迹罕至的湖泊。

直到聚集于此的淘荒者越来越多,并占据了湖心岛作为暂住之所,结果不到百来年时间,此地就衍生成了如今东篱坊市的雏形。

又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各大魔族宗派或家族势力均在此地设立了店面,用以收购淘荒者从烈血荒原内淘得的古修遗宝,使得坊市的规模得到了空间的膨胀。

时至如今,东篱坊市已成为方圆万里内最大的交易坊市,并以湖心岛为中心,辐射百余里,形成一座人口数量接近百万级的城池。

萧宇凡的家,位于湖心岛十里开处的外城区,是东篱城地价最便宜的地带。

此时此刻,简陋的木屋中,萧宇凡埋头盯着掌心的淡金色印记一阵好瞧,脑海中还在回忆着昨日在烈血荒原内发生的奇诡之事。

“那飞天青灵为何一直跟着我?”

“即便我深入到荒原内圈边缘地带,它也不曾离开,难道想给哥们当保镖不成?”

“不过错非如此,我今次也没可能有如此巨大的收获。”

“这至圣邪灵之血形成的印记,除了能够威慑邪灵之外,似乎还有某种用途,虽说我的身体没有因此发生任何异化,但却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好像有股说不清的力量,在召唤着我,要我进入荒原核心地带的某个地方。”

“不,断然不可有此念头,核心地带绝非我能前往的,虽说这印记能震慑住飞天青灵不假,甚至召了这货给我当保镖,但若是撞上死前曾是抱婴期大修士的雷咆紫灵,却又不曾将其震慑住呢?”

念及于此,萧宇凡掐灭了在内心深处那蠢蠢欲动的念头。

谋定而后动,这本不该是少年人应有之心性,但萧宇凡自幼便孤身一人在魔界最底层中摸爬滚打,八年的淘荒生涯,让他学到了许多人一辈子都学不到的东西。

即便在最危急关头,也能保持绝对冷静的头脑,不符其年龄段的沉稳心性,这都是萧宇凡用无数次的惨痛教训换来的。

将此番进入烈血荒原的所有收获从储物袋中逐一取出,并整理完毕后,萧宇凡趴到床上,他是笑着睡熟的,这对于警惕性极高的他而言,是极为罕有的一件事。

一则是此番收获实在太过出乎意料,足抵得上他过去两年的总收获还要有多,二则是萧宇凡真的累了。

这外城区可不是什么太平地方,各方势力龙蛇混杂,动辄就有血腥事端爆发,睡的太香甜,很有可能在你熟睡的时候,发生让你再也醒不过来的惨剧。

这一夜,萧宇凡做了个梦,这是这些年来从未有过的事情。

在梦中,萧宇凡发现自己化身为一名黑发及背,英气逼人的中年男子。

身披紫光闪耀的战铠,手持一方篆刻着无数秘纹的金光大印,负手站定于足有五百丈之巨北冥幼鲲脊背之上。

横行于人界四大部州,谁与争锋。

清晨时分,萧宇凡被屋外传来的阵阵喧哗声惊醒,回想起昨夜的那个梦,又看了看掌心的淡金色印记,不禁担忧起来。

不过当他听清楚屋外的吵闹声后,也没工夫去细想那个令自己很爽的梦了,飞快起身,推门离屋,朝声源所在方向赶去。

不远处的小巷中,三名夜魔族汉子正疯砸着一家简陋的杂货铺,口中更是叫嚣不停。

“周老头,昨日你卖给我的金石符根本就是残次品,还敢要大爷十枚凡品灵晶,今日你若不百倍赔偿,这铺子以后就不用开了。”

发话的乃是三人中的领头者,夜魔族身高与普通人无异,但骨骼却异常粗壮,凶相外露,他们最大的种族特征是他们的双眼。

夜魔族人没有眼白,眼眶内全被漆黑填满,配合他们普遍的鹰钩鼻,总显得邪气森森,让人心生戒备。

夜魔族在魔界乃是人丁兴旺的大族,这东篱坊市所属地域,即是夜魔族与骨魔族占有的领地。

是以,在这片区域,夜魔族与骨魔族的修士尤为嚣张,即便只是眼前这三名不过聚气初期的混混,也敢明目张胆的讹诈杂货铺老板。

这样的事虽然不常发生,但萧宇凡也绝不是头一回撞见了,外城区是魔界最底层修士的集中地,什么样的渣滓混账没有。

若是换作旁人,萧宇凡肯定连多扫一眼的兴趣都欠奉,此刻十之八九继续蒙头大睡。

不多管闲事,好奇心不要太强,没有好处的麻烦事离老子有多远滚多远,这是萧宇凡这些年来此处安身立命的准则之一。

但今天不行,这件事不行,因为被找上麻烦的人他认识。

在萧宇凡尚未攒够八百凡品灵晶购下属于自己的小窝前,他的居所即是这间杂货铺的后院,而且一住就是六年。

周清,杂货铺老板,曾经在萧宇凡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不求任何回报的给了他吃住,让萧宇凡得以在最脆弱的年龄段生存下来。

在自身尚没有能力进入烈血荒原淘荒前,萧宇凡就在杂货铺帮着打杂,替周清看店。

虽然周清从来不说什么施恩的话,并且声明萧宇凡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换来的吃住。

但萧宇凡心中却明白的很,老爷子是魔界之中难得一见的好人,他这么说仅仅只是为了不伤害自己那份要强的自尊心罢了。

面对三名夜魔族地痞的打砸叫嚣,佝偻着身子,已是满头白发的周清显的很是无奈。

外城区是个是非之地,遇上这种事,要么就花钱消灾,要么就展现出足够强大的实力,让对方知识趣滚蛋。

周清这辈子都在修行,但奈何天资有限,且错过了踏足修仙一途的黄金时间,如今已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却还停滞在聚气初期修为,他若想要用第二种方法摆平此事,显然是不可能的。

“这样,给你们三张新鲜出炉的金石符,你们走吧。”

明知对方在讹诈,但周清也只能认了,若是换作半个月年前,他那已是筑基中期修为的远方族兄周烈尚在此处时,就绝然不会有这种事发生。

“没门,你是在打发叫花子吗?”

带头的夜魔族混混瞪圆了他那对漆黑一片的双眼,恶狠狠道:“就因为你卖给老子的残次品,让老子差点在烈血荒原中丧命,百倍赔偿,只要灵晶,少废话,不然砸完你这黑店,老子还要打断你两条腿。”

周清闻言,涨红了脸,气得说不出话来,还待与对方争辩什么,从他身侧却横里闪出一道略显瘦弱的身影。

推荐阅读:

我在女子监狱当男管教 王牌校草独家笨丫头 重生归来只想种田 甜妻似火:理事长,太霸道! 万法乾坤 我的卡牌畅销宇宙 苟在神话世界 万人嫌重生摆烂,她们都不乐意了 明鹤吟 狐君被废后好甜 林漠 杀无赦 穿越之无敌兑换 我在龙珠疯狂作死 暗锋 凶宅笔记 家主的签到系统 古代追星录 我,千亿大佬,都市签到八年! 从游戏制作到世界首富 硬汉崛起 学霸修仙记 觅嫁 穿成凶残大佬的原配 不当舔狗:在婚礼现场对女神说滚 大侠请选择 最强控师 我的信徒来自地球 大秦:与高岚宿醉,易小川疯了 光之国:我贝利亚,开局融合毒液 航海:人间之神,开局圣斗士形态 飞沉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