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短暂的幸福

洪荒大陆西部,一条南北连绵七千里的山脉,山脉高耸如云,远处看去,那镶嵌在天边的连绵起伏的山峦,在夕陽的照耀下反射出闪闪的金光,显得分外壮丽,好像一幅美丽的图画。它就是南陵山脉,传说花云的圣武宗师云晓峰就葬于山内。

南陵山脉南部,平海城境内,有一个叫临水的小镇,即使接近中午时分,小镇的也是格外的恬静。

镇里雾霭朦胧,还未散尽,一条河流穿镇而过,宽宽的河面上河水清澈见底,就像一面澄碧如镜的大镜子,能映出远处翠绿的山,碧蓝的水,映出小镇周围水墨画般朦胧的一切。

沿街的河边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船,一只挨着一只,好像每叶小舟都手拉着手要去散步!石桥下不时有一叶叶小舟从半月形的桥洞悄悄地钻出来,好像在和桥洞哥哥玩捉迷藏一般。

小镇蜿蜒的小道上,一个小女孩背着装满野菜的背篓,迈着沉重的步伐快速的走着,头发有些凌乱,两条长长的辫子即使被背篓压在背上,但透过背篓底部的直垂小腿,随着步伐不乱摇摆。

来到一处僻静的房屋门口,她伸出双手欲推开房门,可不知为何,手停着半空,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隐约听见一声呼气声。

“吱呀!“www.jygfa.com 玫瑰小说网

推开了房门,站在门口,只见她一会皱着眉眼,一会又睁大眼睛,就这么怔怔的看着,眼神似乎有一丝惊讶,也有一些害怕的神情。

屋内有些昏暗,只见角落站着一个四十岁左右带着围裙的男子,显得有些憔悴,双眼也无神,脸上的皮肤显得很粗糙,好像很久没睡个安稳觉的样子,两只眼睛也深深地陷了进去,眼圈发黑,他正整理一堆儿童的衣服。而身后的桌子上放满了做好的饭菜,他就是白陌然的养父白二毛。

见房门被打开,白二毛转过身,见是白陌然,与白陌然对视了一会,然后他轻咳了一声,放下手中的衣服,向旁边的饭桌伸了伸手。

“放下吃饭吧”

他走过来,帮助放下了背篼,并放在门外,然后带着白陌然进屋去洗手,他看了看白陌然湿湿的裙子和脏污的鞋子,撇了一眼无所适从的白陌然,欲言又止。

待白陌然洗完手,他拿着毛巾拉过她的手帮她把手擦干,然后拖了拖旁边的木板凳,示意白陌然坐下。

白陌然慢慢的坐在板凳上,就这么怔怔的看着白二毛。

“这么了,吃吧?”

父亲今天的眼神里似乎少了一丝严厉,但是看起来一点也不自然,白陌然端起饭碗,看着桌上的饭菜,足足有五六个菜一个汤,从小到大,平时要是吃上两三个菜都是奢侈的,更何况现在在桌上还有三个荤菜。

若是放在平时,别说做饭了,回去晚了不遭打骂就算是万幸了,更况且是这么丰盛的饭菜。

看着端着碗怔怔发呆的白陌然,白二毛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到白陌然碗里,然后道:“怎么不吃?”

“我摔跤了,所以回来晚了”

白陌然低着头,不敢再与白二毛对视。

白二毛听完放下手中的筷子,侧过身捋了捋白陌然有点乱的头发,微微一笑,然后抬了抬她端着饭碗的手,示意她吃饭,然后道:“没事,没摔着就好”

这是她有记忆一来父亲第一次这么温柔吧,她心理一暖,泪水却不受控制瞬间滚落,她赶紧低着头抬起衣袖擦了擦,准备进嘴的饭又放回碗里。

“不喜欢吗?”

看见白陌然迟迟没有下口,白二毛看了看桌上问道。

“没有,只是...”

白陌然拿着筷子在碗里杵了杵,然后继续低声问道:“爹,你今天怎么了”

“别问了,吃吧,我们等会还有事呢”

“嗯”

看了一眼已经吃起来的白二毛,白陌然端起饭碗也开始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白二毛边吃着满意的点了点头,一会功夫,自己的饭还没吃完,此时白陌然已经吃完放下了碗筷。

白二毛一愣,然看着白陌然那比自己还大的饭碗,吞了一口口水。

“再吃一些吧?”

“不了,我还要煮猪食呢!”

白陌然说着便起身准备离去,白二毛一把拉住白陌然扯回板凳上道:“不煮了,不煮了,猪我都卖了,休息会吧,我们聊会天,如何?”

“什么!”

听完,白陌然蹭的站起来,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白二毛,然后迅速的跑了出去,一会又跑了回来,然后焦急的道:“爹你真的把猪卖了?”

白二毛,双肩一怂,然后道:“卖了!”

“那猪都还没长大呢!”

“能先不聊猪的事好么?”说着白二毛压了压白陌然的肩膀示意她坐下,然后道:“坐下,我们聊会”

白陌然坐在板凳上,一会看着门外装满野草的背篓,一会看着桌上的饭菜,眼珠子转过不停,还没缓过神来。

“哎!陌然,这些年你爹我没什么出息,也确实委屈了你,希望你不要记恨我呀”白二毛叹了一口气道。

“你怎么了?”

白陌然看着跟平时不一样的白二毛,没有搭上他的话,再次问道。

“没怎么,就是这些年你在咱家受苦了”

“我不觉得委屈,就是希望爹不要再去赌钱了,不要去找人喝酒,好好上山干活吧!咱家会好的”

“干什么活!你看隔壁的陈老三,陈大锤他们每天起早贪黑的干货,几代人都这么过来的,还不是没有出人头地”听完白二毛激动道。

“那他们每天都有饭吃,每天都有肉吃,而咱家把粮食都抵债了不说,我们已经好久没吃过肉了”白陌然含着泪道。

“好了!”白二毛拍了一下桌子,喘着粗气,然后道:“没有饿死就已经非常好了,还挑三拣四”

说着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平复了一下情绪长呼一口气,心平气和的看着白陌然道:“好了,爹知道,赌钱不好,喝酒也不好,爹以后会慢慢改的”

“而且,你知道吗?你爹在外面也寻了一个好活路,肯定比在山上起早贪黑好”说着他拿起先前整理的衣服,然后做成包裹对白陌然道:“我们以后要去城里住了,这是你的行礼”

“去城里住?”

“对,去城里住,我在城里找了活干,每月都有几十两铜石呢!”

白二毛说着,拉着白陌然往外走,白陌然不知道父亲要干嘛,就这么被拉着出来。

走出房门,白二毛转身看了看歪歪斜斜,都快倒塌的房屋自言自语道:“等赚了大钱,再回来把房子重新修缮一下”

说完就带上房门准备拿锁锁上。

“走吧,咱们去城里”

“现在就走?”白陌然不可思议的道。

“对,现在就走”

“那等等”

说着她从怀里内取出了一个项链,低着头,将项链摊在手里,怔怔的看着,似乎在想着什么。

从小到大她一直要揣着这个项链方能入睡,听父亲讲,这个是她娘留给她的遗物。

只见樱红的项链上刻着奇怪的花纹,链子不知什么原因断掉了,而项链上模模糊糊的刻着一个字,可她不识字,父亲也不识字。她也去问过镇里的一位先生,那位先手端详了半天,然后什么也没说,就把项链还给了她。不过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带着项链,她就能感觉到母亲陪在她身边。

她一把推开房门,进去取出了锄头和一件衣服,然后走到屋后的大树底下,挖了一个坑,将项链用衣服反复包裹后小心翼翼的放了进去,并填埋了起来。

“为什么不带走呢?”白二毛不解的问道。

白陌然边填边回道:“它是娘留给我唯一的东西,我怕带着弄丢了”

说着,白陌然顿了顿,杵着锄头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子自言自语道:“丢了,就再也没有娘了”

白二毛眼神闪烁,他瞒了白陌然,其实是他在镇外的河边捡来的,由于白二毛长相丑陋,又酗酒好赌,穷光蛋一个,没有人愿意将女儿嫁给她,就这样带着白陌然生活着。

这个项链在他捡到白陌然时就在它怀里,链子那时就是断的,他还拿着项链去典当行问过掌柜值多少钱,典当行掌柜知道白二毛好赌成性穷光蛋一个,哪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再说那个奇怪的项链,以他几十年的经验,压根也没见过,估计是白二毛在哪里弄来耍他呢,掌柜这样一想,就直接给扔了出来。

看着白陌然依依不舍的样子,白二毛叹息一声然后道:“带着吧,小心存着就是了,怎会丢呢?”

“爹又不是不知道我平时大大咧咧的,老是丢三落四,保不准哪天就给弄没了,这个项链我可丢不起”

中午日上三竿,此时是最不适合赶路的,不知道是白二毛临时起意还是故意为之,他们带上行礼后,顶着烈日上路了,一路上白二毛牵着白陌然的小手,他们走出了小镇、走过了河滩,越过小溪,翻越山川。白陌然累了,白二毛就将她背在背上继续走着。

不知过了多久,夕阳西下,两个人影在光的余晖若影若现。

直到夜幕降临,赶了近一百里路,从临水镇到平海城,有四百里多里的路程,算上吃饭休息他们预计要赶上三天才能到达。

入夜,他们找了一处山洞休息,白二毛在洞里升起了篝火,吃了干粮后就准备休息了。

白陌然揉着脚丫,连续走了一天的山路,她腿又酸又痛,不过回想起来这一路,父亲牵起她的小说,还将她背在背上,顿时像吃了一罐蜜糖似的,尽然就这么傻傻的笑了起来。

“要是他一直有这么好该多好”

“你在低估什么?”

白二毛听见白陌然自言自语声后问道。

“哦,没什么”

“睡吧,明天还要继续赶路!”

说着白白二毛转过身,准备入睡了。

“爹?”

“嗯?”

“我娘是什么样的人?”

“问这些干吗,不都说了嘛,你娘生下你就去了,你娘她很好”白二毛转过身有些恼怒的道,不过,过了一会,他缓了缓然后道:“她很漂亮,就跟你一样漂亮!很温柔,很体贴!”

“那为什么没见你提起过外公外婆呢?”白陌然继续问道。

“也死了”白二毛说着转过身,理了理盖在神伤的衣袍,然后道:“睡吧”

就这样,她想象着母亲的脸庞,微笑着进入了梦乡。

本章完

推荐阅读:

武道巅峰 诸天之从歪嘴龙王开始 不慌,先来一口铁锅炖 狂婿如龙 盛开时相恋 雨夜好眠 棋弈诸天,从庆国开始 综影视带着换装系统装神女 长生仙族:我以雷霆破万法 我迪迦身份曝光,吓坏超神世界 你有没有想过?你是富二代 一个苦逼大学生的逆袭 神秘命途的事你少管[崩铁] 熊出没之童年大梦 青青洲渚偏杜若 重生:官路亨通 黑莲花他自带攻略系统 英雄无敌之次元门 娇娇知青太撩人,退伍糙汉夜夜吻 养育人类,猫猫有责! 重生七零:真千金被最野糙汉娇宠了 公寓:从带林宛瑜寻宝开始 坏春天 死神诀 综漫:融合魔王面板,开局就无敌 凡人:我有一个血魔鼎 重生都市之修真弃少 从超兽武装开始盘点 作精沐小姐翻红娱乐圈 王爷,王妃她又跑了! 综漫:人在耶路撒冷,杀穿万界 霸总,宠爱我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