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惊闻秋香楼

临水城一年四季如春,冬暖夏凉,对于大门不出的白二毛与白陌然来说,未曾体会真正的一年四季,可来到秋水平原后,白陌然父女两便已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酷热难耐。

大街上青石路在太阳的炙烤下变的像个烧热的铁锅一般,炙烤得让人心烦意乱。幸好街边的一排排梧桐树,像是一把把巨大的遮阳伞,给伞下的的商贩与过往的百姓带来一丝丝可怜的阴凉;整个城市都如同一个巨大的蒸锅,城里的百姓便在蒸锅里哗啦啦的淌着汗,觉得自己随时就要熟了一样。

白陌然本来还在回想着刚才那个救她的男子,特别是他们对视时,他那异样的目光与神情,还有若有若无的一股非常亲切的味道,说不清道不明,始终想不明白也揣摩不透,不过在父亲急冲冲的步伐下,她可想不了那么多了。

但即使这样,她也是非常开心的,以往父亲要是多和她说上几句话,她都会无比的满足。更何况如今太阳像是打西边出来一样,她开始幻想父亲在城里找到好的活干后,与父亲在家里其乐融融的样子。静候父亲不再酗酒,不再出去赌钱,就像这几天一般,然她感受到以前从来没有感受到的父爱。

“嘻嘻”

她想着想着,情不自禁的笑了气来。www.jygfa.com 玫瑰小说网

白二毛本来还在焦急的走着,看着白陌然低着头傻笑,气不打一处来又是一个猛拽,扯白陌然一个踉跄,差点没跪在地上。

“左边、右边.....说的好像是左边!”

他们来到大道尽头十字道口,白二毛东看看西看看,好像举棋不定,一会指着左边,一会指着右边的在那儿自言自语。

过了一会,他好像记起来就是左边,然后拉着白陌然朝着左边径直走去。

“哎呀!”

白陌然实在是走不动了,弯腰拍着小腿呻吟了一声。

“就快到了,坚持坚持”

白二毛转身看了一眼一脸痛苦表情的白陌然,脸色瞬间缓和了不少。

不一会儿,他们来到一处繁华的丁字道口,而道口处悍然出现一栋大楼,足有五层楼高,而大楼之上虽是大部分皆是木质结构,但是上层的红墙黄瓦与金雕玉饰,看起来金碧辉煌。那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而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金色大字“秋香楼”。

楼上每一层都设有的楼台,一些女子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楼上向街上过往的男子搔首弄姿,一些男子则是三三两两的在楼台上有说有笑的聊着什么。

“秋香楼,就是这儿了!”

白二毛看了一眼大楼上显眼的金子招牌,他确定的点了点头,然后拉着白陌然便走了进去。

大门两侧站满了年轻女子,手里都拿着个一把小扇子,见到有男子踏足和经过都会出来拖拽并揽客。

白二毛拉着小女孩快步知道走到门口,竟也没有人过来招揽,白陌然心里正纳闷着,虽然白陌然也并不知道这里是做什么的。

“哎呦,这位公子,好面生呀,请问您是吃茶吃酒还是吃肉呀?”

这时,只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迎了上来,询问道。

“我找你们的的老鸨”

“找我们老鸨?”

在年轻女子疑问时,白二毛递给年轻女子一张帖子,女子接过看了一眼落款,然后笑着道:“原来是临水居大人推荐的,那请跟我来”

说着年轻女子将帖子还给了白二毛并领着他们走了进去,一进大门,只见得内里犹如巨大的庭院式布局,中间为大殿,四周为雅间,而此时大殿内人潮涌动,拥挤着靠向大殿的中间。

白陌然寻着人潮涌去的方向看去,只见大殿中间是空旷的露台,一个穿着五彩艳丽,长相却清丽脱俗的女子抱着琵琶立于其间,她黛眉轻扫,红唇轻启,移步轻挪间竟如彩蝶纷飞。嘴角勾起的那抹弧度仿佛还带着丝丝嘲讽,眼波一转,流露出的风情让人忘记一切。彩色的外袍包裹着洁白细腻的肌肤,她每走一步,都要露出细白水嫩的小腿。脚上的银铃也随着步伐轻轻发出零零碎碎的声音。

纤细的手指划过古朴的琵琶。令人骚动的悦耳声音从琵琶里发了出来。

“这是咱们的秋香楼的花魁清婉姑娘”

看见盯着露台中间留着口水的的白二毛,年轻女子笑着介绍道,

而此时,台下掌声如潮,一个个的男子无不为之着迷,熙熙攘攘向着台上涌去,都想近身目睹这倾国倾城的清婉姑娘芳容。

年轻女子径直带着他们从大厅边缘一处楼梯上了二楼,只见二楼跟一楼的雅间类似,只是雅间外由楼台组成,中间大殿部分则是镂空的,可以在楼台上直接观赏一楼的露台。

二楼雅间大多数人都是喝酒品茶以及听小曲的,但是也有女子陪酒以及展示琴棋书画。

年轻女子没有停留继续带着上了三楼,一到三楼,瞬间感觉格调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只见殿内云顶由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有着串着珍珠的帘幕,范金的柱础,显得极其奢华与大气。这里也没有了一楼二楼那样的喧嚣,多了琴棋书画的艺术氛围,大多都是安心在听曲和品鉴琴棋书画的。

最后年轻女子继续带着他们来到四楼的一处巨大的院落,从院落里首先进入的是一间宽敞的大堂,只见堂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月明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竟是以蓝田暖玉凿成,突显此楼之奢靡。

年轻女子将他们带到大堂的一处角落茶几处,然后行了一礼道:“公子,请先暂坐,我这就去通报一声”

“好,好”

白二毛回了一礼,没等年轻女子走远,竟一屁股坐了下去,拿起茶几上的茶壶摇了一摇,确定有茶之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正准备喝下去,去看见白陌然还站在旁边四处惊讶的看着。

“看什么,快坐下”

白二毛说完喝了一口,吧唧吧唧嘴巴后,感觉还挺好喝,然后有给倒了一杯,又一口喝下去。可是觉着杯子太小,他竟直接提起茶壶就这么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恐怕那一壶茶快被他喝个大半。

而此时,一个女子突然出现在大堂中,只见得此人,大约三十出头,穿着浅蓝色拖地长裙,浅粉色丝线绣着点点的小碎花,用金色丝线镶边,略显华贵。紫色丝线在袖口处绣着朵朵的芙蓉花,开的烂漫,花样繁杂,一条冰蓝色丝绸环绕腰际,勾勒出妙曼身姿。

看着提着茶壶大口喝茶的白二毛,眼神里闪过一丝鄙夷,不过片刻间她又似笑非笑的,向着白二毛等人快步走来,边走边问道:“你们就是临水镇居大人介绍过来的吧?”

“咳咳,啊!,是”

白二毛被突然出现的女子下了一跳,嘴里的茶水还没吞下去竟呛了出来,茶水也流的满身满地都是,他赶紧放下茶壶,擦了擦脸上的水渍,拉着白陌然站了起来,连忙向着走来的女子行了一礼问道:“请问是吕老板吗”

女子没有理会白二毛,她转过身仔细打量着白陌然,白陌然被她一看,便觉得有点发毛,不知为何,总感觉不喜欢这个女子。

此时白二毛,见女子么有回答,便向前一步再次行了一礼道:“临水镇白二毛,见过吕老板!”

被称为吕老板的女子,点了点头,然后道,“你...”

没等吕老板说完,白二毛向外伸了伸手打断道:“可否借一步说话呢?”

女老板再次瞟了一眼白陌然,然后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白二毛示意白陌然原地等候,也紧跟着女子向屋外走去。

“这是居大人的推荐信”

到了门外,白二毛双手递过帖子。

女子接过拆开,看完后,向屋内瞟了一眼道:“那个女孩是令爱?”

“是”

白二毛话音刚落,中年女人,别有深意的看了白二毛一眼,然后走到围栏边看着白二毛继续问道:“既是令爱,为何你会做出如此决定,是否有难言之隐?”

白二毛,低着头,眼神闪烁,却不知道如何回答。

白二毛半晌不应,女子转过身,表情微怒,将帖子递回白二毛面前甩了甩,然后道:“既是居大人介绍,我也不为难与你了,要不然的话,我定将你送到玄府衙们问个清楚!”

说完,女子袖子一甩道:“你们且走吧”

白二毛一看女子发怒,连忙上前行了一礼,然后道:“吕老板请息怒,实不相瞒,她并非我亲身女儿,而是我于多年前在一河滩拾得并养大,现如今我因赌钱债台高筑,万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做出卖女求财的决定,望吕老板明察”

“哐!~”

此时,屋内响起物品掉落的声音,而白陌然在屋内门口处,全身颤抖,脸色惨白。

本章完!

推荐阅读:

玫瑰挞 开局贾府小厮,红楼签到十年 槿染 天龙之代天罚世 重生:我爸是煤老板 全民异能王 孔雀底下好乘凉 异世邪凤:至尊毒妃 反派:我屡献毒计,女帝求我冷静 从教书开始修仙 一剑捅穿这民国 僵尸:开局扫黄兼职捉鬼 贞观首富 守业专家 美剧大世界 无限进化:开局十种无敌天赋 这个项目,我王多年投了 疯了吧!这个BOSS能氪金 奇遇旅行记 诱捕美人鱼 独宠娇妻 少女死神有点狠 三湘怪谈录 穿越魔皇武尊 重生之我全都要 面具杀手竟是甜美校花女友 黑科技软件帝国 港片:东星龙王,海陆空爆兵! 奥特曼之被居间惠捡回家 血日之下 七寸 职场秘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