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冲突

“陌然,陌然!”

由于次日的童艺馆学习,睡前过于紧张,还有些兴奋,以至于晚上一直无法入眠,原本计划凌晨卯时三刻便要出发的前往的,如今已经接近巳时,白陌然却还在呼呼大睡,而此时的江彩儿急匆匆的推开房门,快步而入,面色焦急的呼喊道。

听见呼喊声,白陌然蹭的坐了了起来,摇了摇头,看了看窗外的光线。

“完了,完了,我尽然睡过头了”

她连贯带爬的下了床,穿好前日已经准备好挂于木施之上的童艺馆新衣服,

“你怎么弄的,我在楼下等你半天,看你一直没下来,我才上来寻你的,咱们第一次就去得这么晚,怕是掌事妈妈要怪罪了”江彩儿见状快步过来帮助白陌然整理身上的衣服。

“对不起,彩儿姐姐,昨晚过于紧张,辗转难眠,若不是你来唤我,不知道要睡到何时呢,那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吗?”白陌然面带苦色的解释道,

“不知道,我们只能赶紧跑过去了”

“好”

穿戴好衣服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两人没有用过早饭便匆匆而去。www.jygfa.com 玫瑰小说网

没过多久,江彩儿与白陌然气喘吁吁的跑到了童艺馆门口,此时只见门口站着好些人,为首的是一个穿着紫檀色彩绣并蒂莲图案长襦裙的中年女子,头上梳着一头标准的朝云近香髻,面无表情的站着,在她旁边的一个女子穿着水红色弾墨纹直裾长裙,正是秋香楼执事董萍,而此刻董萍正一脸怒色的看着气喘吁吁跑来的白陌然与江彩儿两人。

“你们两好大的胆子,居然让两位掌事妈妈在门外久候”

此时紫衣女子身后的一个随从看着他们冷冷的斥责道。

“董执事、丁妈妈,昨晚陌然因紧张过度,导致彻夜未眠,因此今晨起的晚了些,望两位执事念在她是首次,饶了她吧”

江彩儿连忙上前去,一下子跪在董萍与被称作丁妈妈的执事面前,边说着,边转过头向白陌然使了个眼色,白陌然会意的也跟着上来跪了下去。

“她是童艺馆的执事丁妈妈”江彩儿轻声在白陌然的耳边提醒道,

“好你个江彩儿,董执事念你有功,让你好生带着白陌然,可你倒好,第一天就带着她闹出这一茬,等会你就跟着我们回去再次体验体验客人的人生百态去吧”董萍身后的一个随从道。

“啊,不要,不要,董执事,我知道错了,下次不敢了,我一定好好带着白陌然”

听说要带她回去,江彩儿脸色大变,连忙磕头求饶道。

“秀芳妹妹,按照大姐的吩咐,她我可就交给你们了,若是有什么情况,你就让江彩儿来告诉我声就好”

董萍没有理会江彩儿,而是侧过头对旁边的丁妈妈交代起白陌然来。

“请萍姐姐放心,大姐的吩咐我自当是要放在心上的”

丁妈妈点了点头,恭敬的道。

“那就麻烦妹妹了?”说着董萍转过身边进门便道:“还等什么呢,都进去吧!”

一行人,听完都跟着董萍和丁妈妈进了大门,进去之后是一处小院子,对面是一堵题着“金徽玉轸”以及刻着竹子和琴图案的影壁,他们没有任何停留,径直穿过屏门进入前院,然后再穿过前院大门进入了内院,并从内院尽头处左转穿过游廊进入了一处西厢房与游廊隔成的小院子,对面是一处耳房,而这处耳房就是他们当天的目的地,而董萍则带着随从去了内院尽头的正房。

此时耳房内,坐着众多年纪都颇小的女童或少女,每个人都抱着琵琶。

“好了,你们都看见了,这里是音伶房,主要是学习音律和乐器的,比如琵琶、琴、筝、箜篌等等,琴棋书画中我们前期主要是学琴艺、第二年开始学书画,第三年学棋艺,从第四年开始,就可以自选一样专精的技艺深修,不必样样都精通的”

丁妈妈走到前方对着白陌然介绍道,然后她顿了顿继续道:“不过因为鸨母吩咐了,对于你是重点培养音律,所以在音律上你要好好的学”

说完她又看着江彩儿道:“彩儿,之前你已结业,琴艺考核也还不错,现在就由你负责教授陌然最初级的技艺吧”

江彩儿听后大喜,连忙行礼道:“是,多谢丁妈妈”

“关于物品领用,以及其他的困哪,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找音伶房的孔妈妈”

丁妈妈说完转身离去,留下江彩儿在哪里暗自窃喜着。

“咦、彩儿姐姐,你不是说前几日才被卖到秋香楼的吗,丁妈妈说你早已结业?还参加了考核?”

白陌然想了想感觉有什么不对,质疑的问道。

“呃...这个...”

江彩儿被忽然的质疑,竟然后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眼珠子“哧溜溜”转个不停,片刻之后才回道:“是这样的,我家少爷可是平海城有名的才子,可我家境贫寒,根本没有什么才艺傍身的,为了不被少爷嫌弃,因此我才拿着我家少爷给的赏钱偷偷来这里报了名,并学习了琴棋书画,呵呵”

江彩儿说完得意的笑了笑,似乎是在炫耀她机制的小脑袋。

“小贱人,不要站我旁边,走开!”

这时白陌然旁边一名穿着鹅黄色春衫正在学习琵琶的少女,对着白陌然吼骂道,

“呀...”

白陌然被突然的斥吼吓了一跳,她连忙躲到江彩儿身后。

“别怕,有我在”

说完江彩儿走到那少女面前,斜着眼看着那少女道:“人家又没招你,没惹你,也没有影响你,你凭什么骂人啊?都在一个窝里,你骂谁是贱人呐?”

“你谁啊!敢这么跟本姑娘说话?”

黄衣少女忽然站了起来,将琵琶人扔倒一边,一派盛气凌人的样子。

“你还本小姐,如今在童艺馆的,经后是混成野姬还是幺二还另两说,现在就要在本姑娘面前装清高,你是不是应该先照照镜子,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江彩儿毫不退让,与黄衣少女对骂了起来。

“呦呵,小贱人,我看你是皮痒了是吗?”黄一少女被江彩儿骂后,兜不住脸了,只见她转身对着身后的人喊道:“姐妹们,你们看得下去啊,还等着什么,还不揍她”

说着黄衣女子就冲了上来抓着江彩儿的头发一通乱扯,还没等江彩儿反应过来,黄衣女子而身后的一群少女也冲了上来抓着江彩儿一顿狂揍。

江彩儿被突如其来的群殴打得晕头转向,惨叫连连。

“彩儿姐姐!”

白陌然看江彩儿被群殴,也赶紧跑了上来参与了火拼,呃,一个八岁的小孩子,根本没有战斗力,还没打着人,就立即被一个胖胖的少女上上来一把抓着重重的摔在地上。

“干什么你们?”

这时,董萍忽然出现在大厅内,而站在她身后的随从大声怒斥道,

众人立即停手,看向了来人,虽不认识,但看其穿着和派头应该不是一般人,因此黄衣女子恭敬的行了一礼问道:“敢问您是哪位,怎么没有见过?”

“连秋香楼的掌事妈妈都没见过,你是不是眼瞎?”

董萍身后的丫鬟继续怒斥道。

“呀,原来是秋香楼的掌事妈妈,不过童艺馆好像不归你们掌事的管呀”

而这时刚才把白陌然摔在地上胖胖的少女,阴阳怪气的道。

“是呀,凭什么管我们”

“就是”

而黄衣少女的跟班们也一起附和起来。

董萍身后随从被说得一楞,竟无言以对,正要理论时。

“好了”

董萍呵斥了一声,然后狠狠的扫了一眼胖胖的少女道:“虽说我管不到童艺馆头上,其实呢我也本没必要管,但我跟楼主的的情分可不是你们丁妈妈可比的,我今天别说管你们,我就算是在这把你们丁妈妈骂上一顿,她也不敢回一句,何况是你们”

董萍说完看了看,摔得鼻青脸肿的白陌然与被打得头破血流的江彩儿,让挥了挥手然后转身走了出去,黄衣女子及众人此时松了一口气,得意洋洋的喊道,

“姐妹们,继续!”

说着黄衣少女带着众人如狼群一般蜂拥而上,准备对江彩儿继续殴打,

这时,门外又传来董萍的声音:“洪管事,你们这儿的孩子不太把我放在眼里啊,你们是这么管教的,这事你和秀芳自己看着办吧”

“哎呦,董掌事,看您说的,谁敢对您不敬,那可就是对楼主不敬啊,来人哪,去把那几个不长眼色的贱人拉出去大打三十大板”

这时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说完后不一会就进来几个大汉,把黄衣少女和胖胖的少女抓了起来并押了出去。

只见一个穿着灰色大褂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看着被押出来的黄衣少女道:“张家大小姐,你说你们哪,哪里来的勇气,敢对董掌事不敬?你父亲顶多也只是个农司文吏,就算是你父亲再跋扈都不敢对董掌事不恭呀,没脑子的东西”说着他大手一挥道:“开始吧!”

不一会,院子里便响起“啪啪啪”的板子声及嘶声力竭的哀嚎声。而其余参与殴打的少女们全都蜷缩在角落里随着外面的“啪啪”声有节奏的瑟瑟发抖着。

到了晚上,白陌然与江彩儿被单独安排到了后院一处房间里面住着,并有人带来的膏药,帮他们擦拭。

“彩儿姐姐,今天真的太对不起你了”

“没事,这点伤算得了什么?”

“不过,彩儿姐姐。你其实大可不必和她起冲突的”

“哎,我不是看不惯有人欺负你吗?”

“江彩儿,你给我出来!”

这时屋外传来了白天起冲突的黄衣女子的声音。

本章完!

推荐阅读:

CSGO开箱主播之慈善系神豪 一人之下:我是甲申祸乱之源 继国缘一的海贼之旅 婚前试爱:总裁,慢慢爱 入狱五年,出狱即无敌 这个武夫好凶猛 给蝙蝠一点海贼震撼 废土第一言灵者 不良逃妻,哪里跑 一人之下:我真不是坐忘道 综武:庆国四皇子,读书入神仙境 重生换亲:疯批少爷的温柔娇妻是戏精 明月乱我心 权力是女人最好的医美 东宫宠妾 寻仙,一念缘起 我明明是个内奸却当上宗门老祖 系统让我当学霸?抱歉我只想摆烂 盘点至高神话,万界角色全破防! 打造至高神性副本,逼疯全美漫! 占尽诸天先机 邪神招募,开局召唤奈亚为仆 斗破之我真是魂殿中人 从咸鱼变成卷王 在斗罗大陆重铸种门荣光 婚后出格 快穿之我为男配送温暖唐玉斐江堰 四合院:都穿越了谁还当老实人啊 女神的贴身高手 家族修仙:开局绑定家族资产 妖武乱世,我技能威力无限叠加 重生六零,彪悍军嫂勇闯雪域高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