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白衣少年

听到屋外传来白天发生冲突的黄衣女子的声音,两人皆吓了一跳,白陌然明显的往江彩儿身边靠了靠,两人对视了一眼,江彩儿表面镇定其实也是胆战心惊,白天的那一幕依旧心有余悸。

江彩儿努力的稳定了下情绪,然后拍了拍白陌然的肩膀以示安慰,并从床边取了一把剪刀别在腰间的衣服里面。

“你在这别动,我出去看看”

说着,她轻轻的移着步子缓缓的走了出去,到了屋外,漆黑一片,也没有什么动静,她转身又回到屋子里,取了一个马灯提在手里,再次走了出去,在狭长的后院里她高举马灯向着周围扫了一圈,然后道:“干嘛躲躲藏藏的,有本事就出来”

然后她紧张的等待着回音,右手伸进了腰间的衣服里,片刻之后,黑暗之中音乐出现了一个人影,站在她对面的过厅檐下,仔细一看,她身后还有两个人扶着。

“你到底想什么样?”

江彩儿警惕的看着对面道。

“你与秋香楼董掌事是什么关系?她为什么要维护你们?”

“关你什么事?”

江彩儿,将高抬的马灯放了下来,然后冷冷的继续道:“大半夜的,如果你来找我,就是问这些,我可没空理你”

黄衣少女不怒反笑,向前走了两步看着江彩儿道:“呵呵,你别误会,当然不是来找你说废话的,其实,我们算起来还是自家人,你可知,那城南府司蔡大人是我姑父,因此蔡府二公子就我的表哥,之前表格还跟我提起过你呢!方才当我知道你是我表哥的丫鬟后,我特意前来想你道歉的?”

“你当真是我家少爷的表妹?”

当黄衣少女提起蔡府二少爷后,江彩儿明显来了兴趣。

“我叫张明茜,城南府文吏张廷玉之女,你若不信,大可去打听一下,我母亲与蔡二公子母亲乃一母所处”黄衣女子继续道。

“即便如此,我怎知你是否真心诚意呢?”

“既是自家人,误会总是要解开的,只是希望咱们以后能够守望相助,如此何乐而不为呢?”黄衣女子笑着道。

“那好吧,你既是我家少爷的表妹,那我就接受你的道歉,可是说好了,以后可不许欺负小陌然,她可是我的好朋友”

“一言为定”

“那好,咱们都有伤在身,咱们都自行回屋仙把伤处理一下吧”江彩儿提议道。

“如此甚好”

黄衣少女告别江彩儿转身离去,江彩儿也反身回屋继续处理伤口。

那晚的黑夜认亲,并一笑泯恩仇后,江彩儿也算是暂时与童艺馆小魔女张明茜化解了矛盾,而白陌然在江彩儿的照顾下,也算是安安稳稳的进入了各种才艺的学习当中,如今她除了信任江彩儿,别无选择,因为只有通过她,才有一丝希望逃离这个“牢笼”。

而白陌然也并没有如临水镇司居大人所说的有什么惊天的音乐天赋,光学琴艺就足足花费差不多一年,更别提其他的才艺,她总是要比别人付出的多得多,当琴棋书画样样都学了个遍,白陌然才真正的领略什么是天道酬勤。

在江彩儿的辅导下,她果断的放弃了其他才艺的学习,专精于琴艺,好在黄天不负有心人,她在琴艺一项上渐渐脱颖而出,在意境的创造上,别具一格。

春去秋来,时光如湍湍秋水,日复一日向南去。

三年的时光眨眼间就这么过去,白陌然也长高了好多,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女童变身成了一个含苞待放的女孩子,学艺三年的白陌然如今也迎来了结业时刻,同时也是决定童艺馆众多女孩命运的一颗,女孩们除了本身的先天条件,在才艺上的成就也影响着她们经后的命运。

而她们,有的被卖到伶人馆随波逐流,被动的接受自己宿命;而有的直接变成野姬和幺姬,在滚滚风尘中经受着风雨无情的摧残,然后凋零,变成一滩泥土;但如果是姿色超绝,才艺绝伦的,一旦被鸨母选中可直接被捧为长三或者书寓,相比于命运多舛的前者,无论是名声或是待遇,简直是天差地别。

沦落于此的花花草草,哪个会甘心接受那样的不幸,就算是撞破头颅,也要争上一争,如果考核时超常发挥,一旦被鸨母看中,可能咸鱼翻身,鱼跃龙门就真的可以实现了。

“今日乃三年一度的童艺考核,本考核主要针对琴、棋、书、画等学习成就进行考核,然后根据你们的条件,再对你们进行具体的分配,往各位姑娘认真对待,遵守考核的规矩,本次考核主要分为音律考核、棋艺考核、诗词考核、画艺考核等,根据综合得分来统计最终的成绩”

此时内院里,一位管事妈妈在宣读着考核的事项。

“你们听说了吗?这次好像有一个晋升书寓的名额呐!”

“什么?书寓,我的天哪!”

而台下的姑娘们也在议论纷纷的讨论着。所有参与考核的女孩此刻都已聚集到了内院里,竟然还有众多世家子弟来此观赛,看看这次会不会再次出现一个花魁清婉来,巨大的内院里此时已经人山人海。

而前方的台子上,管事妈妈已经宣读完毕,此时秋香楼掌事董萍与童艺馆掌事丁秀芳,还有管事洪岩礼此时都站在管事妈妈后面,管事妈妈转手向着他们行了一礼,并退到一边。

丁秀芳走了出来,转身看向董萍,在经得董萍点头示意后,丁秀芳先是伸出双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道:“各位姑娘,今日是三年一度的童艺馆才艺考核,在这漫长得三年里,各位埋头苦学,付出良多,不仅有汗水,还有血泪,但是你们要明白,天道酬勤,勤能补拙,苦修三年,坚持过来便是天高海阔。想想那些灵师们,枯灯苦修几十载,终得一朝平头跃云门,因此希望你们三年所学无愧你们的艰辛付出”

说完她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董萍道:“萍姐,要不你也来讲两句吧?”

董萍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丁秀芳回过头继续道:“这次呢,我们特意邀请了平海城音律大家蓝长松先生前来品鉴大家的才艺,请蓝先生入场!”

这时,一位身着灰袍,须发半白的老者领着一众跟随者走了上来,老者身后佩剑,昂首阔步,果真是大家的步伐,蓝长松一众径直前往考评席坐下。

丁秀芳恭敬的目迎蓝长松就坐后,回过头继续道:“现在,我宣布考核正式开始,各位姑娘请按照考官的提名依序进入考核,请观赛者遵守考核场地秩序,我仅代表秋香楼及童艺馆欢迎各位的光临!”

说完丁秀芳向着大家行了一礼后与洪岩礼跟着董萍一行人往正房大厅行去。

而此时正房大厅里的一角,正坐着一少年,身前放着一把瑶琴,约莫十三四岁,白衣如雪,发如飞瀑,有着白皙的皮肤,直挺的鼻梁,以及一双仿佛可以望穿前世今生所有哀愁的耀眼黑眸,坐在那里静默着,冷峻如冰。

只见董萍领着丁秀芳一行人进入大殿,他们径直向白衣少年处走了过去,然后在少年面前,右手横于胸前,手掌向上平摊,向少年行了一礼。

然后恭敬的道:“您就是灵音之子苏先生吧,您能仙临鄙馆,真是令我馆蓬荜生辉啊”

说完,董萍微微抬了抬头看了看白衣少年,接续道:“我是秋香楼的掌事董萍”

说着继续指向丁秀芳介绍道:“这位是童艺馆掌事丁秀芳,我们都是受吕楼主之命,确认一位先天灵音天赋的孩子,然后修习灵音之术,这次大动干戈劳烦先生,先生肯屈尊,实在是是我们的莫大荣幸”

说完董萍侧过头对着站在一旁的下人道:“快去给这位先生沏壶茶来”

下人行了一礼便往后院行去。

然而白衣少年面无表情,没有理会二人,他微微闭目,双手扶于琴上,拨动琴弦。

本章完

推荐阅读:

宠妻36计,高冷男神套路深 被女总裁逼婚后我得到了系统 四合院:逼我放飞自我是吧 签到七零:进厂当咸鱼竟成香饽饽 画医锦华 小娘子一拖三,嫁给傻夫奔小康 九世成帝:造神体金榜,举世震惊 玄幻:竹道凌霄 四合院:融合猎犬,开局神级警探 这个宗门大有问题 帝御无疆 斗罗,瑞兽,但是星斗狂徒 高武世界的死灵法师 吃进了摄政王府后,被千娇百宠! 小寡妇疯且浪[年代] 在异世靠刷新系统搞基建 开局死士的我,却成了杀神! 综影:人在北齐,签到就变强! 港综开始修行 你重生,我穿越,联手杀进养心殿 那天我成了钉头七箭书 亡者之夜 重生六零:小知青带着空间爽爆了 今晚你做梦了吗[娱乐圈] 七零二婚美好生活 盖世神尊 星穹铁道:这个毁灭令使超猛的 宦海官色 在我爷爷的年代里赚亿点钱 尽力了,魂穿都市也难逃女帝追杀 陆太太陆先生今晚回来过夜 战什么斗?快将沙漠变绿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